“掠奪者”木馬,一個令人發憷的名字,在不到1年時間,它盜走數千萬QQ號,占全國盜號總數的ARMANI90%,可謂猖狂一時。然而“幕後大哥”鈕某怎麼也想不到,縱橫虛擬世界如入無人之境的他,竟栽在常州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案件大隊副大隊長瞿俊手中。
  2008年以來,被瞿俊撂倒的“黑客”不計其數。手握鍵盤鼠標,他先後破獲全國唯當鋪一一起組織出賣人體器官案、全國首例手機惡意吸費案等1176起案件,栽在他手上的犯罪分子多達1355人……赫赫戰績,讓瞿俊獲得了互聯網上“福爾摩斯”的稱號。
  屏幕前“數據借錢搏殺”,撂倒多個猖狂“黑客”
  雖然未曾謀面,瞿俊與西裝外套鈕某卻在網絡這一虛擬戰場上,鏖戰了多個回合。
  去年7月初,常州公安局網安支隊接到受害人王某報警稱,自己下載某游戲外掛之後QQ號被盜,損失Q幣100餘個。在對王某電腦進行電子勘驗後,瞿俊發現了名為“掠奪者”的QQ盜號木馬。用戶只要點擊掛有該木馬的網頁,或是下載網頁上的資源,電腦就會被植入木馬,木馬將截取到的QQ信息發往指定的服務器,總代理收取信息後再燒烤層層轉賣,牟取暴利。
  偵查中,瞿俊發現這款木馬可以把截取到的QQ信息發往一個暗藏的服務器內,手法相當詭異。經過一個多月的層層深挖,抽絲剝繭,一條針對QQ“掛馬”、盜號、洗錢、銷贓的龐大產業鏈逐漸浮出水面,“掠奪者”的主人鈕某也被警方鎖定。隨後,瞿俊和隊友分赴黑龍江、天津、上海等省市抓獲鈕某等犯罪嫌疑人30餘名。初步估算,本案受害者多達數百萬人,涉案資金達4000餘萬元。
  “與黑客鬥智鬥勇,首先自己要超越‘黑客’。”在虛擬世界里,與瞿俊較量的往往是一些具備一定計算機專業知識的高智商人群。因技術過硬,瞿俊被評為“第三屆全省公安網安技術專家”。在去年12月公安部舉辦的全國首屆網安偵查技能大練兵比武演練中,瞿俊帶隊代表我省參賽,和隊友僅用時30分鐘,提前順利完成比武演練全部科目,以滿分100分的成績斬獲全國第一。瞿俊認為,除了專業技術,對線索的敏感性更重要。在別人眼裡不起眼的郵箱、網址,瞿俊卻能通過擴線深挖找到幕後黑手。而這敏感性,除了來自平常辦案經驗的積累,更在於對互聯網新聞事件的密切關註。“你看到的都是成功的案子,但其實我們做了很多沒有結果的事情,只要是有新聞播報的高發事態,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
  每天對著電腦至少十小時,閉上眼全是網頁
  初見瞿俊,與身材魁梧、風風火火的傳統警察形象相比,一身休閑裝,蒼白瘦削的他更像是在軟件公司上班的IT男。辦公桌上,沒有堆積如山的案卷,四台同時運作的電腦引人註目。“一臺連互聯網,一臺連公安內網,另外兩台連接支隊的局域網。”瞿俊介紹起來輕描淡寫,可同時對著4臺電腦工作,絕對是個苦差事。“一天要看上萬個網頁,有時下班後,一閉上眼全是網頁。”每天要對著電腦10多個小時,瞿俊一度患上了乾眼症,一次要同時滴三種眼藥水,滴了半年多病情才有所改善。長期對著電腦,也讓瞿俊落下兩種毛病——鼠標手和頸椎腰椎疼痛。
  2009年在辦理“皇馬木馬盜號”案時,由於木馬的總代理都在越南,且隱藏很深,遲遲不肯露面,案件整整停滯了3個多月。那段時間,瞿俊和專案組的同事們每天都要熬到凌晨2點多鐘,查看多達上萬條的電子數據記錄。但令同事感到詫異的是,每次通宵工作後,大伙兒都萎靡不振,唯獨瞿俊“像打了雞血一樣”,依舊幹勁十足。“拿到新類型案子的時候,最興奮,我這個人比較倔,案子越難辦,就越要賣力把它拿下。”
  現實生活中,民警一查身份證,就可以找到對應的人。可在虛擬世界中,網警需要從幾十個虛擬身份、多個電腦、手機等電子設備中揪出嫌疑人。瞿俊發現,由於很多網吧主為了攬客,把公用身份證借給多人使用,導致很多案件鎖定到網吧電腦以後,卻找不到真正的使用者。為此,去年8月瞿俊在全省率先帶隊研發了新“網吧實名認證系統”,借助該系統,常州警方接連破獲了159起案件,221人被抓捕歸案。
  “你時常可以看到在大街小巷巡邏的民警,其實我們網警也是24小時巡邏守護網絡安全。”常州上萬家網站、數百家網吧,以及上千家咖啡館、賓館等上網場所的網絡安全,都歸瞿俊和他的隊友們管理。遇到黑客攻擊破壞、計算機病毒疫情爆發等突發事件,瞿俊不僅第一時間技術支援,還要迅速開展偵察。鑒於警力有限,去年瞿俊還負責從全市各高校學生中精心選拔了50餘名優秀青年擔任網絡安全志願者,借助志願者們提供的上百條線索,破獲了網銀詐騙、網購詐騙、網絡相親詐騙等數十起系列案件。
  拒絕50萬高薪,只因熱愛網警這個職業
  “他是隊里絕對的骨幹,被他一點撥,頓時就有豁然開朗的感覺。”剛從刑警調到網安支隊時,民警陳華遇到問題總愛向瞿俊請教。
  在陳華眼裡,瞿俊不僅是個技術達人,更是隊里的“潮人”,“最新的軟件程序他那兒都有”。對瞿俊來說,天書般的數據並不枯燥,他最大的樂趣就是瀏覽各大專業網站,瞭解最新的業界動態和新型軟件。前不久,瞿俊還把新找到的“寶貝”——美國FBI用來分析關係人的相關應用軟件和同事分享。
  每年瞿俊總要出差20次以上,在辦公室的衣櫃里,放有一年四季的換洗衣服和行李箱,“這樣有需要馬上就可以走”。“掠奪者”QQ盜號案件偵破過程中,他先後輾轉湖北、河南等7個省市,奔波在外時間長達128天。查辦“尊博特大跨境賭博”案時,瞿俊還因水土不服患上了痛風。
  “長期不在家,家人不會有意見?”對於記者的詢問,瞿俊表示無奈,“剛開始肯定有了,但這麼多年都習慣了,現在我要是一整天獃在家裡,他們還會覺得奇怪呢。”
  瞿俊常自嘲是“2B青年歡樂多”。“2B就是傻的意思,乾這麼苦的活,還能樂呵呵地把它幹完,不是2B青年是什麼?”雖然偶爾也會吐槽一下,可當有幾家公司開出50萬年薪聘請他時,卻遭到瞿俊的拒絕。“在公司裡面只能處理一兩種網絡問題,而在這裡,每天都有新的挑戰等著我,能幹自己熱愛的工作,我很幸福。”
  本報記者顧 敏  (原標題:瞿俊:互聯網上的“福爾摩斯”)
創作者介紹

系統組合傢俱

uu78uuwb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