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貴的房子,既不是玉淵潭公園附近價格曾超過20萬元/平方米的釣魚台七號院,也不是緊挨天安門、開盤即超過10萬元/平方米的霞公府,更不是鳥巢旁的豪宅盤古大觀,而是分佈在重點小學附近、被稱作“學區房”的普通住宅。它們均價超5萬,最高每平米達34萬元,它是新竹房屋位於西單附近的文昌衚衕一間面積僅有10平方米的民宅,因為在其附近有一所被認為是“北京最好的小學”之一的實驗二小。(7月29日《中國經濟周刊》)
  上好學校雖不能完全改變命運,但命運的改變離不開上好學校。名校就是名校,它有可能將孩子送入名牌大學,到那時就是“皇帝的女兒——不愁嫁”了,至於就業嘛,不用求爹爹拜奶奶的,自有求威剛記憶體賢若渴的用人單位找上門來。
  由於北京市的新成屋優質重點小學資源十分稀缺,就學需求量又十分巨大,重點小學“門票”一票難求。擁有一間指定區域內的住房,孩子便可以有資格進入重點學校讀書,故而,家長為了能讓孩子不輸在起跑線上,便不惜血本地任學區房漫天要價。面積僅有10平方米的民宅,售價卻高達340萬元,這樣的價格也太不可思議了。北京學區房的價格普遍高得離譜,幾乎成了全國學區房價格瘋長的領跑者。
  是誰“開發”出每mSATA平米34萬的天價學區房呢?不是開發商,也不是居民,而恰恰是地方政府,都是地方政府不遺餘力辦重點校而導致教育不公平惹的禍。辦重點校,說穿了還是一種狹隘的政績觀在作怪。地方政府為了替自己樹形象、博實績,不惜動巨資去武裝一些有根基的學校,無論是硬件還是軟件都堪稱一流,自然是門前車水馬龍了;而眾多的學校只能成為沒人疼的孩子,冷落到快要關門落鎖了。
  教育涉及千家萬戶,教育如果窮折騰,百姓也就只好跟著窮折騰了。折騰來折騰去,最終會折騰窮老百姓,因教致貧的例子實在是太多了。窮折騰是社會之大忌mSATA,老百姓對此現象是十分痛恨。“人民教育人民辦,辦好教育為人民”,現在相當多的地方只是辦“好的教育”,其目的是為了官員的“政績”。
  當然,教育窮折騰的地方並非北京才有,現在許多大城市都上演著同樣的故事,而且這一故事又在中小城市甚至農村拷貝著。道不盡的求學難,說不完的上學苦,教育牽連著社會錯綜複雜的神經,變得如此的讓社會敏感。“上學難”仍是民眾的心頭之痛,在風風火火開展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的今天,地方政府是否考慮過該向群眾交出一份怎樣的答卷呢?
  文/錢桂林  (原標題:是誰“開發”出每平米34萬的學區房?)
創作者介紹

系統組合傢俱

uu78uuwb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