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秋渴望到外面去玩。 劉冉陽 攝
小金秋的媽媽在繡十字繡,希望能賣點錢補貼藥費。 劉冉陽 攝

  大部分時間,一家三口就保持這樣的狀態。小金秋躺在床上,媽媽繡著十字繡,爸爸坐在床邊想著籌錢做手術。 劉冉陽 攝
  中新網昆明4月25日電 (史廣林 劉露彥)43歲的保其鋒,每天的生活除了種地、照看四位老人(父母及岳父母),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出門借錢。然而,每次都無功而返。
  保其鋒是昆明市陽宗海管委會湯池街道辦事處曲者社區保郎村村民。他和妻子種地為生,有兩個女兒,日子雖然清貧,但一家人過得其樂融融。
  變故緣於2013年1月28日。當天,保其鋒的小女兒保金秋突發高燒,住進了縣醫院。但久治不愈,縣醫院懷疑是白血病,建議他們到昆明進一步檢查。2013年保金秋放了寒假,保其鋒帶她來到昆明就醫,確診為白血病,且為高危病人。
  聽說解放軍昆明總醫院血液科很專業,2014年2月8日,保金秋住進了血液科33號病房。保其鋒也開始四處借錢,維持小金秋高昂的化療費。
  25日上午,記者來到解放軍昆明總醫院血液科33號病房,見到了罹患白血病的小女孩保金秋一家三口。
  一張簡單的病床,一個穿白上衣、粉色褲子的小女孩躺在床上,叫嚷著要去“找同學玩”。床邊的椅子上,母親做著十字繡。父親保其鋒坐在窗臺上發獃。
  與記者想象的不同,抑或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病情,保金秋見到記者就主動打招呼,叫著哥哥姐姐好。
  保其鋒告訴記者,“住院時能借的的親戚朋友都借遍了,借到了12萬,但兩次化療沒做完就已經用了9萬元。現在再借,好多人怕還不了,直接就把電話掛了。”
  “家裡還有四位快70歲的老人,我爹說把房子賣了給娃娃看病。我就在村委會門口貼了賣房的消息,但是農村的房子沒人要,至今無人聯繫。”保其鋒說。
  剛住進解放軍昆明總醫院時,醫生就建議他們一家進行骨髓配型。考慮到每次配型要4600元的費用,19歲的大女兒首先進行配型,配型100%相合。這就意味著,小金秋可以進行骨髓移植。但是25萬元的手術費,讓找到希望的一家人再次陷入絕望,而這還不包括高昂的術後費用。
  化療期間,小金秋要吃一種名為泊沙康唑口服混懸液的藥品,一瓶105毫升的就要4980元,而這一瓶僅僅夠小金秋吃7天。
  在記者採訪期間,醫生來給小金秋做骨穿。記者問她“怕不怕?”小金秋說,“以前怕,還哭過,後來爸爸告訴我要堅強。”說完,小金秋笑著對滿臉愁容的保其鋒說道,“爸爸,以後做骨穿和腰穿我都不會哭了。”
  旁邊刺十字繡的母親轉過頭去抹了抹眼淚。她哽咽著告訴記者,“每次化療要做兩到三次骨穿和腰穿,成年人都受不了。”
  在醫院里,一些病友建議保其鋒到民政和紅十字會問問有沒有大病補助或者救助項目。4月21日,保其鋒去了鎮上的民政所問,工作人員告訴他政策沒到,即使政策下來,最高只能補助6000元。保其鋒又去紅十字會詢問,小天使基金可以救助,但申請下來最少要三個月時間,最高補助3萬元。保其鋒開始準備材料,申請小天使基金。
  雲南省抗癌協會血液腫瘤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解放軍昆明總醫院血液科主任王三斌介紹,保金秋是急性淋巴白血病里的高危組,我們現在已經是按照高危的方案在做著化療,目前狀況還比較良好。但是因為她是高危組,我們也不是特別樂觀,如果要進一步提高治愈率只有去做骨髓移植。幸運的是她現在找到了完全相合的供者,即她的姐姐。經濟上允許的話,最好在一個月內把移植完成,否則可能複發,一切就前功盡棄了。
  王三斌坦言,醫院也在積極幫扶保金秋,爭取慈善人士的幫助,也為她聯繫一些基金會。但她是高危病人,一些基金會救助範圍指定是中危和低危。
  記者瞭解到,在解放軍昆明總醫院的血液科,就有十多位家境貧困的白血病患者。王三斌介紹,白血病總體來講是個可治愈疾病,尤其是兒童的白血病,治愈的希望非常大。關鍵在於治療費用,除了國家醫保、民政救助以外,患者自承的費用仍然非常高。
  對於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王三斌建議成立專門的基金會,做好可信度和針對性,發揮每個人的力量,積少成多,最終讓更多的患者得到救助,有一個好的結局。
  記者在採訪時得知,保其鋒的房子如果賣掉了,一家人就得借宿親友。但保其鋒說,“沒有地方住,我們也不想放棄。”(完)
創作者介紹

系統組合傢俱

uu78uuwb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