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正是繁花盛開的季節,琴亭高架橋護欄上的花怎麼反而不見了?”家住福州晉安區的鐘女士經過認真觀察,這才發現原來春節期間護欄上種植的都是塑料花草。不知何時起,塑料花難覓蹤影,只剩下沾滿灰塵、逐漸稀疏的假草。據記者調查發現,在福州,用塑料花草綠化城市的現象並不少見。(3月31日《福建日報》)
  城市搞“塑料綠化”早已不是新鮮事,新鮮的是這種“假大空”式突擊綠化竟備受推崇,成為很多城市的綠化明星。顯然,“塑料綠化”VS植被綠化,具備一切可以想到的優勢,唯一的缺憾是,缺少綠化功能。只是,沒有綠化功能的“塑料綠化”還是綠化嗎?
  塑料花草雖然同樣花紅草綠,不過只是顏色。沒有生命,不會吸收廢氣、噪音和灰塵,不會提供氧氣、綠蔭和朝氣,除了視覺上的蠱惑,它們只是一群花枝招展的看客。城市綠化絕非做面膜、整假睫毛式的化妝,而是通過栽種植物,修複不斷受損的城市生態系統,恢復其自我修複還原功能。可見,“塑料綠化”並非綠化,而是魚目混珠的濫竽充數之舉。
  濫竽充數被嘲弄了千年,如今卻在城市綠化上“大放異彩”。塑料花草無罪,它們只是綠化“臨時工”,被賦予綠化急先鋒的角色。該問責的是那些強塑料所難的施政者,正是他們把“塑料綠化”的臨時救急用於常態化工作,才暴露出“綠化”背後的“污化”。
  “塑料綠化”帶來的是塑料,不是綠化。塑料是生態環境的“結石”,塑料花草也不是賞心悅目的錦上添花,而是自廢武功的飲鴆止渴。它們“既無觀賞價值也無使用價值”,高溫時,“可能釋放出有害物質”;颱風時,會“成為高空炸彈或飄浮垃圾”;丟棄時,“變成不易降解的垃圾,加重環境污染”。這非但不是綠化,更像是一種自殘式的“污化”。
  “用塑料花草替代植物用於城市綠化是一種偷懶行為。”如若偷懶的是施政者,就是懶政了。連關係民計民生、百姓眼皮底下的城市綠化,都能動用塑料花草“臨時工”,那些看不見的事呢?政府還有什麼不敢“指鹿為馬”?“塑料綠化”不僅污化了城市生態環境,更污化了政府的公信力,也與黨和國家“為人民服務”的方針、路線南轅北轍。
  城市綠化本已是“亡羊補牢”,絕不能再自欺欺人。植樹種草,城市需要的是自然、健康的“綠肺”,而非塑料花草的“面具”。城市綠化要拒絕“臨時工”,也要追責“無用功”。
  文/諸葛涼  (原標題:城市綠化要拒絕塑料花草“臨時工”)
創作者介紹

系統組合傢俱

uu78uuwbe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